2001/05/14海外僑團拜訪教育部長,但曾部長未接見。

以下是海外僑團提交教育部長的書面資料。

 

請教曾部長口中的拼音「行政程序」是怎麼回事?

    根據200119日曾志朗部長過境舊金山時,在機場的公開發言錄音。曾部長表示:他對「漢語拼音」和「通用拼音」並無成見,他要推行「漢語拼音」,是因為「行政程序」的問題。曾部長的「行政程序」問題是行政院的最後指令是要「漢語拼音」(1999726日行政院教改推動小組會議結論),如果行政院要改變,應該給他一個新的指令。廖萬夫僑務委員等人親耳聽到這段公開談話後,便積極查訪曾部長所說的「行政程序」問題到底是怎麼回事?經過查訪後,發現六大疑問,因此特地請教曾部長口中的「行政程序」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一點:2000年11月行政院的新指令。

2000年11月7日教育部函行政院,建議:中文譯音目前仍建議採行漢語拼音,未來參採通用拼音,針對X、Q作修正。11月15日行政院回函教育部「請貴部加強溝通協調工作,俾以取得共識」。11月29日行政院秘書長邱義仁在立法院更清楚的表示:教育部長連自己部裡面的委員會都無法溝通,將同樣的爭執送給教推小組,讓行政院院會浪費時間討論。他沒有質疑曾志朗的專業,但不能說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的人士不是專家,如果要在院裡面開同樣的會議,應該先回到教育部協商,把一些癥結點釐清,再送到行政院處理,比較節省時間。這應該是行政院的新指令,但是從11月29日到5月14日已經快半年了,曾部長並未遵照行政院的新指令,將癥結點在部內釐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二點:2000年10月曾部長給國語推行委員會的公開行政承諾

2000年10月13日國語會委員代表公開向全國舉行政策說明會,曾部長在會上公開承諾「決建議行政院採行通用拼音,尊重國語會決議」。2000年10月25日:中時晚報登出「曾志朗獨排眾議,選擇漢語拼音」,「如果以通用拼音在電腦網路查陳水扁英文資料,一定找不到,除非用漢語拼音,單就這點,決定採用漢語拼音」【事實是「陳水扁」的拼音,通用拼音與漢語拼音相同,曾部長的講法錯誤。曾部長也舉了「呂秀蓮」為例,但漢語拼音的呂秀蓮拼寫為「L ü  Xiu Lian」,在網路上根本就很麻煩,中文輸入時,也很難打「ü」,「秀」拼寫為「Xiu」也很壞,既丟音ㄛ又要硬記X符號】。當天傍晚國語會委員江文瑜接到曾部長機要秘書吳麗芬的特別來電,請江教授不要緊張,曾部長不是那個意思,記者亂寫的。當晚江教授在李鴻禧教授家中,也將曾部長機要秘書的特別來電,轉告李教授。基於曾部長的行政承諾與特別來電,因此國語會委員便忍耐沒有嚴厲批評曾部長居然連國家正副元首的名字都舉例錯誤。但是不到五天內,曾部長便推翻自己給國語會委員的行政承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三點:2000年9月20日行政院的新指令。

2000年9月20日行政院教改推動小組會議決議「請教育部針對中文譯音及鄉土語言拼音方式優先處理,並於今年底以前完成整合」、「中文譯音統一規定問題,請照本小組本次委員會議決議辦理」(附件一)。台灣通用拼音三年來已經證實具有一定程度的「中文譯音及鄉土語言拼音優先整合」的功能(尤其是客語拼音與部分台語拼音),中共漢語拼音則不容易整合台灣鄉土語言拼音方式,甚至會引起抗拒。因此9月20日行政院的決議已經蘊含採用台灣通用拼音的新指令,但是從9月20日至今已經快八個月,教育部沒有舉辦「中文譯音及鄉土語言拼音優先整合的會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四點:2000年9月6日行政院的新指令。

2000年8月28日台北市政府函行政院:有關國內中文譯音系統究採何種拼音方式,請行政院督促教育部儘速確定。行政院9月6日函教育部:「請先將貴部目前研處情形函覆該府,並儘速研訂中文譯音統一規定報院」。9月15日教育部函台北市政府:「目前正交由本部國語推行委員會原則兩星期召開一次全體委員會研議中,研議妥適後將儘速函報行政院」。另外,7月20日行政院教改推動小組會議結論「請教育部儘速邀集學者專家研議定案後,提本小組委員會議討論」。根據上面四項公文書(附件二),「行政院的最後指令都不是要漢語拼音」,其次,根據教育部自己本身的公文,我國「中文譯音系統究採何種拼音方式」是「交由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研議」。但是為何曾部長鐵口咬定「行政院的最後指令是要漢語拼音」,完全忽略上述四項公文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五點:2000年5月1日曾部長給余伯泉與范巽綠的承諾。

200051日傍晚曾部長回電話給余伯泉教授,交待余教授有關語言政策的改革原則,由民進黨范巽綠方面來推動。余教授隨即在六點左右打電話給范巽綠次長,傳達這項改革原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六點:1999年9月16日前政府行政院表明拼音政策未決定。

1999年9月16日立委翁金珠代表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李應元,將十四位縣市長簽署反對漢語拼音的文件,面交劉兆玄前行政院副院長。會面後,翁金珠委員發出文件:「今日(9/16)下午前往行政院拜會行政院劉兆玄副院長,針對未來之拼音政策進行溝通,經過一個多鐘頭的意見交換,達到以下共識:一、拼音政策尚未到最後決定階段,未來將透過更深入的討論與整合再決定」(附件三)。

結論:曾部長咬定1999年7月26日行政院教改推動小組的結論,認為行政院的最後指令是要「漢語拼音」,如果行政院要改變,應該給他一個新的指令。但是1999年7月26日之後,行政院在1999年9月16日、2000年9月6日、9月20日、11月29日已經給了四個新指令,曾部長是否規避上述四項新指令?而曾部長自己所發出的9月15日函台北市政府公文書,已經清楚接受行政院9月6日的新指令。因此曾部長咬定1999年7月26日行政院教改推動小組的結論,是否適宜?是否前後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