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語言不是外來「國語」的附屬品

許極燉2001/05/22

 

在新政府當政一週年的前夕,筆者以「台灣通用語言日本協會」負責人的身份(私費)參加「海(國)外僑社聯合參訪團」回國,於四月十五、六兩天連續拜會了總統府、行政院、中研院以及教育、交通、外交等中央政府機構。這次筆者參訪的目的為對新政府的語言政策以及母語教育規劃情形,進行了解並作出建言。

如所週知,台灣的本土語言,自從日本殖民統治台灣以來,開始凋落;總督府制定以日語為「國語」,強力推行日語教育亦在於要把台灣人同化為日本人。戰後國府軍事統治台灣,完全抄襲總督府的國語政策,只是改用中國語教育台灣人,要把台灣人變成中國人。然而,總督府和總統府的對台語的政策畢竟是「小同大異」。所謂小同只是禁止台語的節骨眼上一致,其實,日治50年只有最後8年的中日戰爭時其為抑制反日意識而嚴禁台語,其餘42年長期間則幾乎對台語採取容忍的政策。日治初期在總督府所設的國語學校內,師範部的教科課程每週34小時中,國語3小時,漢文(台灣句讀)2小時,土語(台語)達10小時之多。一方面,語學部的土語學科,其土語課有12節,2、3年級時另加6節包括漢文課。尤甚者,於1898–1903年之間,更在國語學校內設置「土語專修班」,指教土語和漢文。這可以說是台灣歷史上台語教育的黃金時代。

不僅如此,總督府的警察、司獄人員都必修台語。日治時代遺留下來的「台日大辭典」等各種行業的台語書籍、教科書多達百餘種。

反觀國府的語言政策,除了終戰之際,曇花一現的實施過文言音台語教育,對白話(口語)音的台語教育,不但付諸闕如,還嚴厲地禁止台灣人的母語,而一昧剛性地推行所謂「國語」的統治者語言北京語。50年來唯外來的「國語」獨尊,一枝獨秀,而台灣人,尤其三、四十歲以下,特別是都市住民,幾乎都變成母語失語症患者。語言教育本是政府的職責,國民黨政府嘴說台灣人是同胞,卻要消滅同胞的語言、文化,不但不曾對台灣人母語施教、研究、著作,反而全面禁止又焚燒教會台語聖經,在歷史上遺臭萬年﹗

再來檢驗代表本土政權的新政府一年來對語言教育的作為,先就結論來說,在教育部長曾志朗的口是心非的領導之下,比舊政府反而倒退了許多:

 

第一、        台灣有四種族群的通用語言,按理應該平等、共存共榮,視同這個國家的語言。然而,外來的北京語以外其他福佬、客家、原住民語都被貶低為「鄉土語言」。筆者在參訪教育部時,曾就此問題詢問長常務次長呂木琳(曾部長缺席),他只回答說不可能有那麼多的國語。

第二、        北京語的羅馬拼音之制定必須同時照顧到其他母語的羅馬拼音以利教學,抑且必須堅持台灣語言的自主權。奈何曾志朗竟迷戀羅馬拼音「事大主義」,而以莫須有的「行政程序」與似是而非的「國際接軌」為藉口,專制式地拒絕壓倒性多數國語推行委員會所通過的「通用拼音」,而一昧對缺陷多多,又不符合國際習慣用法的XQ式「漢語拼音方案」(中共的羅馬字拼音)投懷送抱。

第三、        「通用拼音」實即「台灣拼音」,「通用」這個概念是1996年李遠哲院長主持的「行政院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中首度提出來的。這次筆者在中研院曾當面向李院長求教並肯定這個概念,它不但可以整合台灣四種族群語言,亦可融合統獨兩派的設計。

在致總統、副總統的書面建議中,強調語言政策的國家認同。拜會張俊雄院長時,筆者建請行政院應儘快決定拼音政策以利母語教育的施行。而漢語拼音不但用法諸多不合國際習慣,更不易與母語教育接軌。曾志朗則反對華語與母語拼音「掛勾」。

第四、  母語教學祇規定每週兩節本已太少,竟被新政府縮為1

節。曾志朗認為教母語會聽會說就好,他豈不知讀、寫的重要性?母語文字化是母            語文學、文化提昇的要件,怎可無視呢?        

 

筆者在台北接到一份為賺錢不擇手段的「怪文書」,他主要是說:『選用XX(公司名)版九年一貫國語學習領域之年級,將免費隨冊附贈鄉土語言教材』。又『閩南語、客家語教學其內容搭配國語教材,讓老師不必再花多餘的時間作課前的準備‥‥』顯然輕視母語教育的重要,將之當做「國語」的附屬品。這可能是因為它的母語教材品質差「賣」不出去,才偽裝要贈送,其實更是為了推銷國語教材的花樣手段,居心何在?用心不可議嗎?如果真如他所說『以服務為目的,要減輕家長負擔』,那麼,就請乾脆「無條件」贈送,何來買國語附贈母語教材,反而馬腳敗露。如此侮辱母語教育的書商,大家不要掉進其圈套,社會應予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