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宜認真討論台華通用拼音

  黃宣範(台灣語言學會會長) 鄭良偉(夏威夷大學東亞語系教授)

    1999年元月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宣佈中央跨部會同意用「注音二式」作為拼音統一規定,引起社會廣泛的異議。1999年七月行政院副院長劉兆玄宣稱行政院教改推動小組通過改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漢語拼音」作為拼音統一規定,引起約十四位縣市長的反對與社會各界不同的意見。顯見中央的語言政策與台灣實際輿情有所脫節。

    從社會語言學來看,一個國家的語言政策必須滿足兩個條件:1.必須反映一般人對族群文化上的認同感,即各族群對之有情感上的依附作用。2.必須滿足一般人的需要與利益,即各族群對之有工具上的依附作用。今年元月宣佈的「注音二式」,無法滿足一般人的工具需要,因此引起社會廣泛的異議,最近教育部已順勢宣布停用「注音二式」。但是中央卻轉向較為狹隘的「語言工具論」觀點,宣稱將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漢語拼音」作為拼音統一規定,視語言文字只是一種溝通工具,顯然忽視語文同時也是群體認同的重要標記,因此中央作此宣布時,立即引發十四位縣市長的反對。

    從符號語言學來看,「漢語拼音」至少有幾項缺點:1.字母i既作母音[i]又作空韻,例如字母bi是ㄅㄧ、pi是ㄆㄧ,但si卻是「ㄙ」,這樣的標記法幾乎與台灣現有的各種母語拼音皆產生衝突。2. 字母u既作ㄨ又作ㄩ,而ㄩ要使用到三個符號「ü,u,yu」來標記,例如字母bu是ㄅㄨ、pu是ㄆㄨ,但ju卻是「ㄐㄩ」,而「ㄋㄩ」又要標記為「nü」,因此常造成外國人學習中文的困擾。依據J.M.Schlitz提供給教育部的計點評估與一般的客觀評估,就符號本身的一致性而言,台華通用拼音與注音二式均較佳,漢語拼音最差。

    從公共政策的制訂來看,越是有爭議的政策,政府越有責任維護甚至堅持基本的程序正義,才有助於化解爭議。但從目前的資料看來,教育部並未遵守程序正義。例如六月四日教育部拼音專案小組會議僅充分的討論了威妥瑪式,但六月六日教育部卻透過媒體宣稱「專案小組一致認為」漢語拼音較理想,其餘系統皆被排除,到了六月十日教育部卻又否認上述宣稱。

    從族群和諧的觀點來看,台灣已經從過去的國語獨尊時代,邁向多元整合的新世紀,為了有利於跨族群使用者的查閱與學習,各族群語言的羅馬拼音應該有相當程度的「相容通用性」(compatibility),不能只顧到自己族群語言的「方便性」。凡是喜歡思考台灣前途的人,都應該重視台灣各語族語言文化的出路,以發揮社會公義的精神,對弱勢族群的語言尤應深加關懷。但從社會語言實際調查中,卻發現年齡層越低,母語能力越低,母語能力明顯地在流失中。為了挽救母語流失甚至滅絕的危機,其中一項相當重要的工作是整合各語族的拼音系統的甲乙兩式,台華通用拼音在這一方面已經有很好的起步,但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等單位卻運用手段不斷地中傷甚至排除台華通用拼音。

    綜合而言,從社會語言學來看,台華通用拼音能夠同時滿足族群認同與工具需要這兩個基本條件。從符號語言學來看,台華通用拼音確實比漢語拼音為佳。從公共政策制訂來看,政府屢屢違反基本的程序正義。從族群和諧來看,台華通用拼音有助於未來母語甲乙兩式拼音系統的和諧相容;而且亦較符合英、日文羅馬字發音慣例,特別是不採用造成羅馬字母國際發音慣例污染的「qiao橋」與「xiao蕭」,而採用簡明的「ciao」與「siao」,有利於大多數不懂拼音的一般人士的國際交流。最後,台華通用拼音與中國漢語拼音保持相容,彼此維持「和而不同」的關係,一方面締造兩岸雙贏的局面,一方面台灣的國際地位不至於混淆,因此,我們共同呼籲中央宜認真討論台華通用拼音。(轉載自1999/08/29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