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羅馬字和注音符號的比較分析

張學謙  2000/11/01

台東師範學院語教系、國語會委員

教育部長曾志朗決定以注音符號作為母語教育音標的做法值得商榷。教育部在還沒有對不同的拼音系統作出比較分析之前,就貿然的決定使用注音符號。這樣的決策過程違反語言政策制定的常規,無法令人信服。本文從拼音的技術面和社會面來比較台灣羅馬字和注音符號,建議教育部長採用台灣羅馬字作為本土母語教育的拼音文字。

就符號系統設計而言,台灣羅馬字比注音符號更能達成有效率的母語教育。注音符號和台灣羅馬字在符號設計方面有以下的差異﹕1)注音符號無法完全的表達台語,羅馬字可以精確的表示台語音2)注音符號使用過多的符號,需要另造17個新的注音符號,才能標記台語,而台語羅馬字只使用18個字母;3)羅馬字是音素文字,比較精密、靈活,可以表示各種音節結構,容易拼寫外語,注音符號(半音素、半音節的系統)不能;4)注音符號不容易連寫,詞的界限又標示不清,不合文字的要求;5)注音符號不方便資訊處理,羅馬字的資訊處理十分方便,也有多套輸入法可以使用;6) 注音符號不利學習轉移。羅馬字可以轉移到本土其他語言及外語的學習,具有學習的連續性,注音符號則否。

就社會面來觀察這兩種拼音系統,我們發現台灣羅馬字的社會流通性遠超過注音符號。注音符號是假名式的拼音符號,有漢字的外觀;又在小學華語教育作為唯一的注音工具,按理說,應當適合作為台語的拼音字。不過,現代的台文作品大多採用台灣羅馬字,很少使用注音符號。除了符號設計不當複雜難學外,應該是考慮到注音符號背離台灣語言的現代化、資訊化和國際化的趨勢。注音符號和台灣羅馬字在社會面有以下的差異﹕1)羅馬字是全世界120多個國家的官方文字,世界最通行的文字。注音符號只有台灣在使用而己,缺乏通用性,沒有國際性,不便國際交流;2) 不管是歷史性或社會流通性注音符號都不如台灣羅馬字。羅馬字已經有150年的歷史,有很多教材、詞典、文獻,使用注音符號的台語文卻十分罕見3) 注音符號與社會生活脫節,羅馬字則是日常文字生活的一部分,普遍的用在街道譯名、護照、牌照、商標。

在社會面上不利台灣羅馬字推行的一個因素是漢字中心主義,認為只有漢字才是字,而羅馬字不管來源或外觀上都是外來文字,因此不應該用羅馬字來作為台灣本土語言的拼音文字。這種看法犯了形式主義的錯誤。如果將台灣羅馬字擺在台灣的社會歷史脈絡,我們會發現羅馬字事實上是比注音符號更“本土”的文字,早在17世紀台灣原住民就使用羅馬字書寫母語,台灣的第一份報紙1885年出版的《Tai-oan Hu-siaN Kau-hoe-po台灣府城教會報》使用台灣羅馬字,一直刊行到1969年。從過去到現在對本土語言的保存與發展貢獻最多的是台灣羅馬字,不能因為極端排外的想法,就竄改歷史,抹煞台灣羅馬字長期對台灣語言文化的貢獻。

由以上的比較分析可知,台灣羅馬字比注音符號更能滿足台語文字化、現代化和國際化的需求。教育部應當採用台灣羅馬字作為本土語言的拼音文字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