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朗重創通用拼音的心路歷程

董峰政(菅芒花台語文會總幹事)

曾部長接受聯合報訪問,大談中文譯音決策的心路歷程,我作為台語文的教育者,看到的卻是「曾志朗重創通用拼音的心路歷程」,茲提出來給大家參考。

整個歷程從十月七日到三十日,大約有三個主角,首先馬英九市長提出:「我們不考慮意識型態,只考慮國際接軌,漢語拼音有十幾億人口在用,為什麼我們不用?」。這項邏輯很快遭到懷疑,因為照這個邏輯,只有台灣用ㄅㄆㄇ與正體字,十幾億人口用漢語拼音與簡體字,因此,應該廢除ㄅㄆㄇ與正體字。

接著台北市林正修局長以其社會運動經驗,將整個拼音問題導向族群動員的方向,主要有三條路線:1.「新政府政策急轉彎」,挑動五十年來第一次政黨輪替後,新政府與舊政府的矛盾。2.「拼音只是工具,與文化無關」,「採用通用拼音是新政府具有被統一的焦慮」,挑動統獨矛盾,新政府的改變跟本是「意識型態的作祟,完全是政治考量」。3.「將來若台北市用漢語拼音路牌後,全台灣只有台北市的路牌,外國人看的懂」,通用拼音是本土化,漢語拼音是國際化,挑動本土化與國際化的二元矛盾。

這三點挑動台灣內部族群動員的敏感神經,然而這三點事實上經不起檢驗。第一,依據相關證據,前政府的拼音政策已經開始轉彎,或擱置了一年多,行政院也根本沒有正式公告。一項擱置一年多,完全未執行且未正式公告的政策,新政府當然有正當性加以重新規劃。第二,日本一個國家內便有兩套羅馬拼音系統並用,採用通用拼音等於是三通外的「第四通」,不妨礙未來兩岸統一或一國兩制。即便是新黨若瞭解通用拼音後,也會務實地主張台灣有不採用「中國漢語拼音」的「自由」。換言之,主張通用拼音是「不急統不急獨」,適用兩岸未來發展的任何情況。主張漢語拼音是「急統」,反而會挑起統獨的意識型態爭議,就像最近我們看到的現象。第三,「用漢語拼音路牌,外國人才會看的懂」證實為錯誤之論。想想我們到國外,例如到新加坡、義大利等,看到街道上的路牌字母時,還不是亂唸,只要路牌字母與地圖字母一致,我們就不會迷路。

既然這三點都經不起考驗,為什麼在短短的二十四天內通用拼音受到「重創」呢?主要原因是曾志朗部長相當成功的將通用拼音在短短的三個禮拜,打成落水狗。因素有三:1.前十八天曾部長表明送通用拼音案,附註漢語拼音,但不斷從網路查詢的角度,批評通用拼音,媒體跟著炒作,使通用拼音在大眾的信賴度下降。2.曾部長剝奪國語會的權力。3.最後六天急轉直下,整合注音符號派力量,狠狠逆轉決策。俗諺說:「這實在有點陰」。

從社會結構來看,曾志朗以部長的政治權力,不斷的用「世界意識(內含不自覺的大中國意識)」對立出「民進黨意識」是不能與世界接軌,選擇通用拼音只是一種意識型態。母語部分,用ㄅㄆㄇ挖掉台灣通用拼音的本土支柱,漢語拼音只是要給「外國人學華語用的」。這種對立與轉變促使台灣族群動員激化,促使未來不論我國決定用「通用拼音」或「漢語拼音」都將造成國人的「心理傷痕與抗爭」。這是曾志朗理應負的真正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