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3 25日漢字拼音系統研討會

中研院語言所籌備處主辦

 

        論甲類與乙類拼音:甲乙相通觀點

        余伯泉      趙順文     江永進      董峰政      方耀乾

       中研院民族所   教羅研究者  福佬乙式研究者  福佬甲式研究者  福佬甲式研究者

                             2000/7/20修訂)

「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建議研究「通用標音系統」,這項建議提出之後,引起激烈的爭議。本文指出這項建議碰觸到五項盤根錯節的問題:1.八十年來注音符號ㄅㄆㄇ與羅馬拼音ABC的歷史矛盾,2.到底要推行那一套華語拼音,3.華語拼音與母語拼音的複雜介面關係,4.到底要推行那一套母語拼音,5.英語教學與羅馬拼音的關係。其中以華語與母語拼音的介面關係最為棘手,因為牽涉到甲類與乙類拼音的對立,本文主要集中討論這項問題。貫穿上述爭議的關鍵是「通用」這個概念,然而到底什麼是「通用」呢?本文首先討論「通用」的五種可能意義,其次提出「甲類與乙類拼音不必然完全對立,可以儘量相通」的概念,簡稱「甲乙相通型」的思想主軸。接著,檢討「甲乙相通型」所面對的三大挑戰:包括「全甲型」、「全乙型」、「甲乙不通型」。綜合來講,隨著全球化與乙類拼音在網路的流通,意圖用華語甲類拼音完全取代乙類拼音的可能性很低,頂多只能做到華語甲類與乙類並存,「全甲型」是不易達成的理想。「全乙型」則在甲類拼音具有優勢與正當性的福佬台語與原住民族語部分會遇到不易克服的困難。「甲乙不通型」是台灣羅馬拼音過去的實況,「甲乙相通型」是本文提出的改革理想。再接著,本文指出依據「甲乙相通型」的概念,儘管華語與客語傾向採用乙類拼音,福佬台語與原住民族語仍可繼續維持甲類拼音,而且福佬台語與原住民族語以及華語與客語之間,仍可達到相當的通用性。本文指出如何選用一個符號來表記某個語言的某個音位,亦即「羅馬拼音」問題的關鍵雖然與語音有關,但往往與社會心理因素更密切相關。最後,本文指出未來如果小學一年級無法以羅馬拼音完全取代注音符號,其主要理由並不見得是ㄅㄆㄇ主張者所強調的用注音符號學習國語的發音較準確等語音因素,而是因為華語採用乙類拼音,而甲類拼音在福佬台語與原住民族語中,具有社會優勢與正當性。甲類與乙類拼音無法完全一致才是注音符號在台灣社會不易被羅馬拼音完全取代的真正原因。

關鍵字:甲類拼音、乙類拼音、羅馬拼音、社會心理、甲乙相通型。

 

*本文作者感謝董忠司教授的建議,將通稱的甲式與乙式拼音,重新命名為甲類與乙類拼音,並感謝李壬癸教授的修訂意見。

 

         1.什麼是「通用」

    五十年來,注音符號ㄅㄆㄇ排擠羅馬拼音ABC,使台灣幾乎成為「羅馬拼音文盲之島」。1996年前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委員李國偉、施振榮及陳其南等委員提議進行羅馬拼音改革,並獲得召集人李遠哲的支持。最後在「總諮議報告書」中寫道「研議通用標音系統之可能性,以減輕國小學生學習國語、母語、英語不同標音系統之負擔」 (李遠哲等,1996)

    這項建議提出之後,引起激烈的爭議,例如李遠哲院長在提議之初,即曾遭受黑函威脅:

     我沒想到反面意見也不少,尤其是國語推行委員會,這裡面的人談到我是「附匪」的人,另外有趣的是威脅我「不讓你活在世界」,最有趣的是說要讓我死得很難看。這是威脅,不過我也知道,任何改革工作一定碰到阻力,我們常在實驗室裡跟學生說:「你如果發表一篇文章,評審的人說不錯就發表,一定不是驚天動地的改造,或是創見,如果有很多新想法,一定會被評審說莫名其妙而turn down。」1998/9/25通用標音第一階段整合會議)

    又如在馬昭華(1998)所編的「ㄅㄆㄇㄈ與ABCD專輯」一書中,「世界華語文教育協會」公開聲明:「國內語文界引發強烈反應,絕大多數的專家、學者、教師均持反對立場,並在媒體發表不少意見。很可惜的是,我們看到教改會的反應,不是虛心的檢討及重新評估該建議,反而透過執行秘書曾憲政強調:如果國家認為國際化和推行母語教育是既定政策,目前這種統一用注音符號系統的作法勢必要有所改變。」,「『國語』教學就是一般語言學上的『母語教學』,而某些政治人士口中的『母語』,事實上是『方言』」,「我們認為,教改會的建議及解釋,完全是『外行領導內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余伯泉(19981999a)曾解釋上述建議碰觸到:1.注音符號ㄅㄆㄇ與羅馬拼音ABC2.推行那一套華語拼音,3.華語拼音與母語拼音的介面關係,4.到底要推行那一套母語拼音,5.英語教學與羅馬拼音的關係等盤根錯節問題,因此引發激烈的爭議。

    這些爭議的關鍵之一是「通用」這個概念,然而到底什麼是「通用」呢?余伯泉(19981999a)試圖詮釋「通用」的五種意義:

    1.「通用字母ABC」即全世界通用的羅馬(英語)字母ABC。在這一層意義上,所謂的「通用」拼音指的就是「羅馬拼音」。這項概念牽涉羅馬拼音與注音符號之間的爭議。

    2.「通用語」概念。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謂的「普通話」的「通」。從這個觀點而言,中國的「漢語拼音」這個詞其實不太對,應是「普通話拼音」較為準確。在這一層意義上,所謂的「通用」拼音指的是「通用語拼音」。這項概念牽涉「國語」與「方言」的對立問題。

3.「台灣母語相容通用」的概念。華語拼音與母語拼音的學習可以相容轉換。在這一層意義上,所謂的「通用」拼音指的是「母語通用拼音」。這項概念牽涉到台灣解嚴以來複雜的母語拼音戰爭。

    4.「兩岸相容通用」的概念。台灣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強權的國際霸勢時,抱持高度善意與大大方方的親近性。台灣拼音與中國拼音和平共處,而非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拼音直接套入台灣。在這一層意義上,所謂的「通用」拼音指的是「兩岸通用拼音」。這項概念牽涉到兩岸複雜的社會心理問題。

    5.「國際相容通用」的概念。全世界採用中文為主要語言的國家只有: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際上因為「客隨主便」的緣故,跟著用中國拼音。台灣拼音與中國拼音保持相容,照樣可以「國際通用」。在這一層意義上,所謂的「通用」拼音指的是「國際通用拼音」。這項概念牽涉「海外華語教學」的複雜問題。  

    這五種概念各有不同的困難要克服,第1與第4種概念的困難相當麻煩,但其中以第3種概念最為棘手,因為牽涉到母語甲類拼音與乙類拼音的對立,也就是華語拼音與母語拼音的介面關係,以及到底要推行那一套母語拼音的盤根錯節問題。本文集中討論這項麻煩的兩難問題。江文瑜、余伯泉、羅肇錦、張學謙(2000)則集中檢討第4與第5種概念「兩岸相容通用及國際相容通用」的困難與問題。

    整合來講,本文首先指出:「通用」拼音不是指「一個」系統可以用到「所有」語言,這只有國際語言音標IPA(語音分類),「通用」拼音是音位分類的羅馬拼音系統(陳其南,1999)。狹義的「通用」拼音是指「通用語拼音」(假設以華語作為通用語),廣義的「通用」拼音是指不同族群的好幾個拼音方案,嘗試提高彼此的相容通用性(湯廷池,1998),漸漸朝向一組彼此相容但不同的「通用」拼音方案群,也就是一套「模組式」(1)通用拼音系統,這是一種「相對通用」(2)而不是「絕對通用」的觀念。進言之,「通用」拼音的重點是一種由下而上的努力「過程」,而不是一種由上而下的必定「權威」。這種過程是語音學與複雜的政治社會心理因素不斷互動的過程,並涉及國家層次的語言規劃。

 

2.甲類與乙類拼音:語音、音位與社會心理因素

    羅馬拼音系統可暫分成兩大類:「甲類拼音」(3)(以字母p表記ㄅ)與「乙類拼音」(4)(以字母b表記ㄅ)。1908年劉孟揚的「中國音標字書」之後,華語拼音幾乎全轉向為「乙類拼音」,但是福佬台語拼音很強的傳統是「甲類拼音」。因此立即造成相當棘手的困難,到底華語與福佬台語能不能「通用」?如表一:

表一:甲類與乙類拼音的兩難

 

   華 語

   客 語

  福佬台語

  原住民語

甲類拼音

  p ph m f

  p ph m f

  p ph m b很強

  p  m b

 IPA 

 [p, p',m,f ]

 [p, p',m,f ]

 [p, p',m,b ]

  [p, m, b ]

乙類拼音

  b p m f很強

  b p m f

  b p m v/bb

 

 IPA

 [b, p',m,f]

             

 [b, p',m,f]

             

 [b, p',m,b]

             

 

    認為華語與福佬台語不能「通用」的理由是福佬台語是甲類,然而華語是乙類,所以不能「通用」。為什麼福佬台語一定是甲類拼音,而不能用乙類拼音呢?這個問題若只是單純的以「甲類拼音與IPA相同」來回答是混淆的。因為IPA是「語音分類」系統,羅馬拼音則是「音位分類」系統(不同的「語音」可放在同一個「音位」),兩者不能完全相提並論。就乙類拼音而言,仍然可以找到IPA的支持,例如1996年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的「The World's Writing Systems」中,便採嚴格標音法(narrow transcription),不用[p, p',m,f ]來標記中文的ㄅㄆㄇㄈMair1996)。反之,從英語字母的角度,亦不能單純地說英語較接近乙類拼音,因為英語有「同位異音」的問題,例如park與sport的字母p的「語音」便不同。

    因此雖然我們可以從語音學的角度,對甲類與乙類拼音進行相當多的討論(例如鄭良偉,1999a;余伯泉,1999a等),但是本文將指出甲類與乙類拼音論爭的關鍵因素,除了語音因素外,主要仍集中在社會心理因素。換言之,如何選用一個符號來表記某個語言的某個音位,亦即所謂的「羅馬拼音」問題,其關鍵因素雖然與語音有關,但更多的情況是與社會心理因素密切相關,而不是單純的語音問題。

 

3.甲乙相通型概念的提出

    首先討論客語問題。客語在彰化已幾乎滅絕,雲林客家方言島則流失極為嚴重(涂春景,1998;黃宣範,1993)。依據曹逢甫(1997)的調查,都會區30歲以下的客家人使用客語的頻率平均值僅達1.66,已經逼近完全不用(1分為完全不用)。1987年台灣政治解嚴,母語運動興起,按理台灣母語能力應該日漸提升,然而事實恐非如此。客語族群的李喬(1987)、羅肇錦(1990)與鍾肇政(1990)等均感到憂慮。依據張顯達(1997)調查北部四縣市(台北與新竹市縣)八十所幼稚園,發現77.5%的幼稚園教英語,尤其台北市更高達90%1998年教育部更宣布全面英語教育方案(教育部,1998)。其次,「北京話」(本研究稱為華語,中國稱普通話)作為國際語言地位日漸提升,這種優勢語言現象很可能排擠並抵消了在地語言教育的成效。換言之,基於人類自利動機,優勢的「英語」與「華語」將成為跨越國界不斷再生產的「文化資本」(楊聰榮,1997),迫使劣勢語言日趨滅絕。在這種危機情況下,若華語採用乙類,則基於客語語音結構與華語類似,台灣客家公共事務協會等團體主張採用乙類拼音5),而且讓華語與客語拼音的通用性可以高達90%以上(范文芳、余伯泉、羅肇錦、鍾榮富、古國順、陳貴賢及魏德文,1998)。

    其次原住民族語屬於多音節的南島語系,有清濁對立的輔音(沒有對立的送氣與不送氣),適合採用甲類拼音,目前亦沒有原住民團體主張乙類拼音。

    接著福佬台語的情況則十分複雜。從語音來講,台語除了有華語與客語的清音ㄅㄆ(送氣與不送氣對立)之外,還有濁音「帽」與「鵝」(清音與濁音對立),因此適合用甲類拼音,將字母b保留給/b/(,然後用字母p,ph表記ㄅㄆ。從社會語言學來講,一方面教會羅馬字採用「甲類拼音」已經有150年的歷史,可以說有相當穩定的使用群,另一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將閩南語拼音全改為乙類拼音,使得福佬台語的推動者,在台灣主體意識的支撐下分成兩支,一支堅持繼續用具有語音及歷史正當性的甲類拼音(例如鄭良偉,1999a等),一支認為可以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拼音相容通用但不贊成相同(6)(例如江永進,1995等)。總之,假設福佬台語的甲類拼音具有重要的實質價值,其次原住民族語沒有必要採用乙類拼音,再其次,隨著全球化與網路時代的來臨以及兩岸交流越來越密切的影響,台灣內部流通的拼音系統勢必不可能處於完全封閉的狀態。中國大陸的乙類拼音(例如漢語拼音系統)勢必會隨著商業機制滲透到台灣內部。那麼可以得到一個初步比較合理的假設:未來台灣內部流通的羅馬拼音系統,在全球化、商業、網路與民主機制等因素影響下,乙類拼音會不斷流通與再製,亦即只有甲類拼音的可能性很低;其次就語言規劃來講,將台灣內部的羅馬拼音系統全部規劃為乙類拼音,本文認為也沒有必要,實際推動的情況更屬困難重重。

    既然如此,比較合理的進一步推論是:能否提高甲類與乙類拼音之間的相容通用性,包括:(1)甲類與乙類之間(2)甲類之間(3)乙類之間。然後再利用「教學法」讓台灣學生未來從小就自然知道羅馬拼音有甲乙兩種標示法,但轉換之間有簡易清楚的規則可循。這個思想稱為「甲乙相通型7)。基本概念是「甲類與乙類拼音不必然完全對立,可以儘量相通」。

    從世界各國的語言拼音來初步考察,羅馬字母ABC的音值並不是固定的,雙語國家克服ABC音值的不同是常見的狀況。例如馬來西亞從小學一年級同時學英語與馬來文,馬來文的字母p接近ㄅ,但是英文的字母p大都接近ㄆ(或者說英語的字母p有同位異音既作ㄆ又作ㄅ),因此馬來人往往能夠區別「parking與pasu(巴su),police與polis(伯lis)」之間的不同(8),但是南美洲人若只接受西班牙語教育,到了美國往往將「parking」唸成「巴king」(9)。又如加拿大同時要學法語與英語,歐洲國家大抵多種語言共處,也面臨不同語言的羅馬字母ABC音值不同的問題。進一步來講,下列五個字母的音值,在一些國家內並不當作固定的音值來使用。

表二:甲類與乙類拼音爭論的五個字母

羅馬字母

  p     t      k

   b      g

 甲類

 [p,     t,     k ]

 [  b,     g ]

 英語例子

 sport,  start,   sky

英式英語與美式英語略不同

 乙類

 [p',    t',     k' ]       

 [b,      g]

                

 英語例子

 park,   talk,   kiss

 

    第一組的三個字母(p,t,k)不當作固定音值來使用,就英語、法語、原住民族語及IPA的教學具有許多方便性。其次,第二組的兩個字母(b,g),若就VOT(voice onset time,雙唇放鬆與聲帶開始振動的時間差距)的觀念來講,很難說有語音的絕對「有聲」或「無聲」。美式英語與英式英語的發音亦略有不同。換言之,「甲乙相通型」觀點,就世界各國語言學習上,並非單純地只是造成學習不便,事實上亦具有一定的語言學習價值。尤其是上述五個字母,在國際上隨著英語與華語成為國際語言,通常並不當作固定的音值來使用。

 

4.「甲乙相通型」概念遭遇三項挑戰  

    如果台灣內部四種語言各有甲類與乙類兩種可能,那麼最複雜的情況是2的4次方共16種,但在其他限定條件下,「甲乙相通型」實際上主要面對「全甲型」、「甲乙不通型」、「全乙型(不含原住民)」的三類挑戰。本文以1999年實際發生的這三大類論戰,作為分析對象,時間焦點為1999年4月6日教育部的拼音會議。茲按大約提出的時間先後,列表於下:

表三:「甲乙相通型」遭遇的三項挑戰

 

   華 語

   客 語

  福佬台語

原住民語

1.甲乙相通型

  

 b p m f

 通用拼音

 b p m f

 

 b p m v/bb

 p ph m b

 

 p  m b

1.1 全甲乙型

 p ph m f

 b p m f

 p ph m f

 b p m f

 p ph m b

 b p m v/bb

 p  m b

 b  m bb

2.全甲型

 p ph m f

威妥瑪式

 p ph m f

  p ph m b

 p  m b

3.1甲乙不通 

   亞型A

 b p m f

 

 p ph m f

 

  p ph m b

  p  m b

3.2甲乙不通

   亞型B

 b p m f

國語拼音

 b p m f

  p ph m b

  p  m b

4.全乙型

 

 b p m f

漢語拼音

 b p m f

 b p m bh

 

    全甲型(第2型)首先挑戰「甲乙相通型」。洪惟仁、董忠司、王旭三人於1999年3月連署認為應「恢復威特瑪式中文拼音」,並函告前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召集人李遠哲:「所謂的通用拼音一無是處,教育部的注音二式也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差,最好的辦法是維持可與閩南語、客語、南島語相容的威妥瑪式」10,這樣才能「世界通用」。結果洪氏發現「很少人關心」(洪惟仁,1999)。洪惟仁等未獲支持的主要原因可能有二:

    1. 華語410音節中,威妥瑪式有136音節輸入與印刷不便,在PC電腦時代,被接受的可能性很低。若進一步修訂將威特瑪式的送氣符號以字母h標記,以適應資訊時代,發現「ㄓㄔ」與「ㄐㄑ」分別以「ch、chh」與「chi、chhi」標記。這種標記方式正好與洪惟仁等曾經反對的教會羅馬字暗合(以ch、chh標記福佬台語的ㄗㄘ),因此按洪氏修改教會羅馬字的方式,將「ㄓㄔㄐㄑ」分別去掉一個h符號,改以「c、ch、ci、chi」標記。假設這就是「修訂後的威特瑪式」,其與目前的各種乙類華語拼音的音節相容通用性均低於50%。從社會語言學的觀點而言,這樣的系統幾乎很難推動。除非有下述兩個條件存在:(1)福佬台語是台灣目前優勢的官方語言,華語是台灣的弱勢語言。(2)福佬台語的拼音系統主要只有一種,而且就是洪惟仁等主張的方案。但是目前這兩種條件均不具備。

    2.隨著全球化與網路的發展,海外華語採用乙類拼音做為電腦輸入與教學幾乎成為定局,頂多只能做到華語甲類與乙類並存。意圖用華語甲類拼音完全取代乙類拼音幾乎不可能。假設台灣要採用華語甲類拼音,當面對海外情境與電腦輸入問題時,仍然要用到華語乙類拼音。換言之,台灣必須同時提出華語甲類與華語乙類,也就是華語要有兩套拼音,並要說服客語團體採用甲類拼音。事實上,通用拼音便已同時發展華語通用甲類與乙類(鄭良偉,1999b),但在政策推動上,只提出華語乙類拼音。

    基於華語走向乙類拼音,因此另一種型態是退而主張甲乙不通型(第3型),其關鍵句是:「我們不管華語」或者「華語與母語不能通用」。第3型有二種亞型,亞型A強調母語通用,但與華語分開,即「華乙與母甲分開」亞型。亞型B傾向「華客乙與福原甲分開」的亞型,主張「若以p,b代表華、客語的送不送氣,就與閩南語不通」(李壬癸,1999)。

    兩種亞型的基本理念皆是「甲類與乙類不能通用」,例如華語採乙類(或者只用ㄅㄆㄇ就好),福佬語採甲類。準此,進一步導衍出「華語與福佬語不能通用,通用拼音不可能」的看法。

    第1.1型(全甲乙型)是鄭良偉在1998年7月回台時提出的規劃。不過雖然阿美族(最大原住民族)幾乎沒有濁塞音而很適合採用乙類拼音,但從整個南島語族以及原住民人數來講,宜只採用甲類拼音,不需要再有其他考慮。華語雖可考慮甲類與乙類,但鄭良偉亦認為甲類的社會性差,不易推動,不過站在母語甲類與學術的立場,仍希望提出華語甲類作為必要場合的使用(11) 

    整體來講,「甲乙相通型」與「甲乙不通型」的區別是:「甲乙不通型」傾向假設「甲類與乙類不能通用,每種語族只能有一式拼音,華語與福佬語不能通用」,「甲乙相通型」則假設「甲類與乙類雖不能完全通用,但可以儘量提高彼此(甲類內部、乙類內部、甲乙之間)的相容通用性,換言之,甲類與乙類可以儘量通用,華語與福佬語可以通用或儘量通用」。「甲乙相通型」被批評的關鍵語句是「左右逢源」(例如李壬癸,1999;洪惟仁,1999)。但假設福佬語甲類與乙類的相同音節,可以從原來的低於40%,提高到70%,不同的音節又有清楚的轉換規則(大約只剩上述五個字母的音值需轉換),那麼兩式並存「左右逢源」的可能性大大提高(董峰政、余伯泉,1999)。本文將在下兩節繼續說明此點。

    全乙型(第四型)是1999年7月前行政院副院長辦公室提出的「模組式漢語拼音」。「全乙型」未獲支持的主要原因有四:1. 「模組式拼音」以漢語拼音的j,q,x直接套入福佬語及客語,不太合乎福佬語及客語的語音結構(余伯泉,1999b)。因為福佬語及客語的語音結構基本上取消ㄐㄑㄒ(j,q,x)表記,過去部分的客家學者接受j,q,x直接套入客語系統(12),但是這種作法目前為止幾乎沒有被任何一種福佬語系統接受,即便大陸廈門大學的閩南語系統也未接受。2.福佬語教會羅馬字系統,基於台灣主體意識與傳統等因素幾乎不可能改用乙類拼音。3.漢語拼音符號與台灣母語拼音存在一些衝突,而且其內在設計亦存在一些缺點(李壬癸,1999;黃宣範、鄭良偉,1999;楊青矗,1999;鄭良偉、范文芳、施正鋒、余伯泉,1999)。4.漢語拼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符號,而台灣國際地位已相當混淆,從台灣主體觀點認為直接採用漢語拼音,可能造成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省的錯覺(林美容,1999;張學謙,1999)。

    綜合上述的回顧,隨著全球化與乙類拼音在網路的流通,意圖用華語甲類拼音完全取代乙類拼音的可能性很低,頂多只能做到華語甲類與乙類並存,「全甲型」是不易達成的理想。「全乙型」則在甲類拼音具有優勢與正當性的福佬台語與原住民族語部分會遇到不易克服的困難。「甲乙不通型」是台灣羅馬拼音過去的實況,「甲乙相通型」是本文提出的改革理想。

 

5.「甲乙相通型」的進一步分析

甲乙相通型」的基本概念是「甲類與乙類拼音不必然完全對立,可以儘量相通」,包括(1)甲類與乙類之間(2)甲類之間(3)乙類之間。1998年9月25日李遠哲院長召集通用標音第一階段整合會議,完成客語、福佬台語、華語乙類拼音各系統的整合。

甲類與乙類拼音的整合,本文依據鄭良偉(1997,1999a)提出的想法作為整合架構。這個想法可整理成三部分,第一、上述討論過的兩組五個字母(p,t,k與b,g)在國際語言慣例上甚為重要,福佬台語宜維持傳統的甲類拼音,使受華語與英語影響的學習者,瞭解到字母p的發音並不是一定為送氣,即便在英語中亦有不送氣(例如spy)的情形。第二、至於最容易混淆與衝突最大的「ㄗ,ㄘ,ㄙ」究竟要採用「教會羅馬字」的「ch,chh,s」或「台灣語言音標方案TLPA」(例如董忠司,1996等)的「c,ch,s」,並不見得有明顯的國際慣例,以字母「c」為例,英語(幾乎成為全球語言)的字母「c」的發音很雜,並沒有一致的規律。因此基於「教會羅馬字」與「TLPA」僵持不下、字母「ch」在華語為翹舌音以及儘量增加華語(乙類拼音)與福佬台語(甲類拼音)的通用性考量等多項因素,不如考慮與華語拼音保持一致,採用華語拼音與客語拼音的字母「z,c,s」表記「ㄗ,ㄘ,ㄙ」。第三、華語(乙類拼音)與福佬台語(甲類拼音)的其他拼音部分,可考慮儘量保持一致,以利學習者順利在甲類拼音與乙類拼音間轉換。

1999619日台南市文化基金會與台南菅芒花台語文學會合作舉辦「台灣母語文化之重生與再建研討會」,會後的座談會中,董峰政、方耀乾等1114簽署支持上述鄭良偉(1997,1999a)提出的想法,許極燉(2000)亦出書表示支持。事實上,第一位台語博士王育德(1957)「台語常用語彙」中便如此建議(許極燉,1988),著名的台語文作家黃勁連多年來在其詩作亦均作此主張。純從符號的「系統性」來講,這項改善不是沒有缺點15)ㄘ的送氣符號未一律採用h),但若從實用性和通用性來講,由於與各系統相容,方便跨語言族群的溝通與學習。

原住民族語(甲類拼音)與華語(乙類拼音)部分,林生安、汪明輝、余伯泉、徐兆泉(1999)曾加以分析。基於原住民族語沒有送氣與不送氣的輔音對立,亦即ㄅㄆ、 ㄉㄊ、ㄍㄎ、ㄗㄘ不分,那麼只要與華語對應的規則很一致,就可以增加學習的方便性。在表四中,可以看到華語與原住民族語的轉換規則剛好差一格,也就是原住民族語沒有送氣與不送氣的輔音對立,所以要在華語的兩個符號中選擇一個。若能直接採用華語不送氣的符號固然最好,但是基於華語與原住民族語乃不同語系,語音結構也不同以及社會語言因素等的影響,並不見得需要強求。正如佔原住民人口最多的阿美族語,幾乎沒有濁塞音(林生安,1995)而可採用乙類拼音,使阿美語與華語的相容通用性提高到90%以上,但從整個南島語系來講似宜採用甲類拼音。因此我們並不主張原住民族語改採用乙類拼音。準此,若原住民族語一律以華語的送氣符號來轉換,在記憶上也是方便的。

表四:華語與原住民族語的對應

 

 

 

 

 

華語

b   p

d   t

g   k

z   c

原住民族語

  p

  t

  k

  c

 

6.一項福佬語甲類拼音草案

本節以「台灣語言音標方案TLPA」為藍本,提出一項整合型的福佬語草案。基本上,僅修改TLPA兩點:第一點根據鄭良偉(1997,1999a)的建議,最容易混淆與衝突最大的「ㄗ,ㄘ,ㄙ」,既不採用「教會羅馬字」的「ch,chh,s」,亦不採用「台灣語言音標方案TLPA」的「c,ch,s」,改為與客語、華語拼音的字母「z,c,s」保持一致,以利跨語言的學習。這項修改亦有利於接軌華語與原住民族語的轉換。

第二點根據江永進的「台音輸入法」與「時行台灣文雜誌」各期的建議(亦參見董峰政、余伯泉,1999;許極燉,2000;魏益民,2000等)。亦即「教會羅馬字」與「TLPA」的第二項衝突來自「教會羅馬字」的「o.」符號因為印刷書寫不便,到底要改為「ou」或「oo」的問題。由於改為「ou」或「oo」各有利弊,「ou」會誤以為是華語的ㄡ,「oo」在英語的影響下容易誤以為是音標[ u ],各有缺點。王育德「台語常用語彙」與許極燉(1988)則朝另一個方向建議「o.」符號的一點取消,直接用字母「o」表記「烏」(一般稱為大ㄛ),至於南北腔調不同的「蚵」(即一般簡稱的小ㄛ)則可以依據董忠司(1996)曾經有的類似建議以「or」代表(事實上教會羅馬字的ong、iong、onn、ok等皆已省略一點而為o)。這兩個方向也是各有優缺點,但從實用的教學觀點而言,第二個方向的字母「o」符號發音較為一致(不會有ok與ko的「o」發音不同的問題),也較方便跨語族群的學習者。其基本的符號原則為:一般音用一般符號表記,特殊音用特殊符號表記,亦即用特殊記號or來表記有特別的南北音不同(16)。參見表五。

董峰政、余伯泉(1999)還討論了其他幾個枝節的問題。第一,福佬台語特殊的鼻化音以「-nn= -n」作為互換式,不需要強行只選擇一個。第二、鄭良偉(1999a)提出:ian , iat對初學者無論是拼讀或是拼寫都有困難,不如改為en,et。例如「kiat」拼出「傑」這個字,在教學上有困難,不如改為「ket」。但海口腔尚保留ian音,因此仍宜以TLPA為準。TLPA系統在各地不同腔調的研究是目前較完整的(例如董忠司,1996)。第三、過去威妥瑪式以字母「j」表記華語的翹舌「ㄖ」,教會羅馬字亦以「j」表記不翹舌的「字」/z/音。但目前此一情況剛好顛倒,無論是注音二式、漢語拼音、華語通用拼音等皆改為以「r」表記華語的「ㄖ」。林倫倫(1996)新編潮州音字典、時行台灣文雜誌、王育德「台語常用語彙」與「台語講座」(許極燉1988)均建議用r」表記不翹舌的/z/,而將「j」保留給華語的「ㄐ」(j)以免直接對衝。就漢字來講,華語與福佬語的這兩部份漢字「是一對一的對應,例外字不多」(鄭良偉,1979:47)。本文根據楊青矗(1992)辭典的實徵統計,福佬語的/z/類不同音漢字總共有161個,其中華語發音為ㄖ類的共有115個,高達71.43%,例如「儒ru/ru」、「仁ren/rin」、「柔rou/riu」、「擾rao/riau」、「染ran/riam」、「絨rong/riong」、「惹re/ria」、「嚷rang/riang」(斜線前是華語,斜線後是福佬語)。但這項看法尚有爭議(17)。一般人往往認為「r」一定要捲舌,其實「英式英語」中的「er」不捲舌。以「r」表記福佬語的/z/,雖有缺點(如同威妥瑪式以字母j表記翹舌ㄖ的缺點),但其實是可接受的(18)

 

表五:甲類與乙類拼音比較

 

注音

符號

 

華語

 

客、福佬

乙式

福佬甲

草案

教羅

TLPA

閩南語

原住民

阿美語

北京

漢語

b

p

m

f

d

t

n

l

g

k

h

b   b

p   p

  m  m

f 

d   d

t    t

n   n

l    l

g   g

k   k

h   h

p

ph

m

 

t

th

n

l

k

kh

h

p

ph

m

 

t

th

n

l

k

kh

h

p

ph

m

 

t

th

n

l

k

kh

h

p
  

m

f

t

 

n

l

k

 

x/h

b

p

m

f

d

t

n

l

g

k

h

z

c

s

ji

ci

si

z   z

c   c

s   s

zi  zi

ci  ci

si  si

z

c

s

zi

ci

si

ch

chh

s

chi

chhi

si

c

ch

s

ci

chi

si

c

 

s

ci

 

si

z

c

s

j

q

x

jh

ch

sh

  jh

  ch

  sh

 

 

 

 

 

 

zh

ch

sh

r

  rh   ri

     ru

   ji/ri

   ju/ru

j

j

r

r

 

 

  v

     v/bb

     q/gg

ng   ng

 

   b

   g

   ng

 

   b

   g

  ng

 

   b

   g

   ng

 

 

 

ng

 

 

空韻

鼻化

入聲

a

o

 

e

ê

er

i,yi

u,wu

yu

ih

a  a

o  o

     or

 

e   e

 

i    i

  u    u

 

  ii

 

p,t,k,h

 a

o  

 or

 

 e

 

    i

    u

 

 

-nn= -n

p,t,k,h

a

o.

o

 

e

 

i

u

 

 

-n

p,t,k,h

a

oo

o

 

e

 

i

u

 

 

  -nn

p,t,k,h

a

o

 

e

 

 

i

u

a

o

 

e

ê

er

i,yi

u,wu

u,ü,yu

i

 

 

 

7.ㄅㄆㄇ與羅馬拼音:四種拼音規劃的預測

注音符號模仿自日文的假名,但日文的假名具有取代漢字的功能,功能廣則不易被取代,反之,注音符號則不具或不願有取代漢字的定位19),其功能幾乎可完全被羅馬拼音取代,所以注音符號有被羅馬拼音完全取代的危機。由於羅馬拼音(或稱羅馬字)具有可以取代注音符號的地位,再加上中國大陸於1958年以後,改用羅馬拼音學國語(普通話),完全廢掉注音符號。使得主張注音符號的人,獲得理由來壓制羅馬拼音,他們將「羅馬拼音」等同於「通匪」,並進一步從獨尊國語能穩定政治的觀點20,沒收教會的母語羅馬字聖經,但私底下教會羅馬字仍默默地在台灣戒嚴時期延續母語文化。

1987年台灣政治解嚴之後,母語運動興起,但國民黨政府國語推行委員會並未承認「教會羅馬字」對母語文化的貢獻地位,反而在1998年另頒「台灣語言音標方案TLPA」。其理由可能是2000年台灣新舊政權交替之前,舊政府21視教會(尤其是長老教會)為反對力量,再加上主張TLPA的語言專家批評「教會羅馬字」的缺點。但這兩項理由仍然不能解釋為何有的政權為了化解反對力量而特別接受反對力量的某種傳統,因此必然還有其他隱含未明的理由。表面上,因為舊政府已公布一項羅馬拼音政策,我們不能直接說舊政府國語會反對羅馬拼音,但卻也不能說舊政府國語會支持羅馬拼音。比較準確的來講,舊政府國語會仍然是站在「注音符號本位」的政策,同時在不同程度的情況下消極地支持或反對羅馬拼音22

從本文歸納的四種拼音規劃,我們進一步預測ㄅㄆㄇ的未來。首先,不論是「全甲型」或「全乙型」,由於國語與母語的羅馬拼音獲得一致,即便是國語注音符號之外又順利訂定母語注音符號,基於全球化與網路化的趨勢,注音符號被取代的可能性大增。其次,從「甲乙不通型」規劃觀之,亞型A的國語與母語拼音基本上是斷開的23,國語注音符號被羅馬拼音取代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亞型B的國語、客語與其他母語拼音基本上是斷開的,國語注音符號被羅馬拼音取代的可能性仍然不高。「甲乙相通型」規劃與「甲乙不通型」的亞型B接近,但甲乙相通型規劃比甲乙不通型規劃,各語族拼音的相通性更高,整體而言,ㄅㄆㄇ被取代的可能性較高,但細目分析而言,國語ㄅㄆㄇ被取代的可能性不高,參見表六,主要原因是佔大多數的福佬族群繼續採用甲類拼音的可能性甚高,即便將來福佬甲類拼音就是與華語拼音相通性甚高的「福佬甲草案」,由於「福佬甲草案」與華語拼音之間仍有五個字母需要區辨,對於小學一年級來講,仍有許多認知與教學上的困難,因此國語ㄅㄆㄇ被取代的可能性仍然不高。

馬昭華(1998)所編的「ㄅㄆㄇㄈ與ABCD專輯」一書中,主張採用ㄅㄆㄇ者大多從語音觀點論證學ㄅㄆㄇ發音最準確。本文則從社會因素認為未來如果小學一年級無法以羅馬拼音完全取代注音符號,其主要理由並不見得是ㄅㄆㄇ主張者所強調的用注音符號學習國語的發音較準確等語音因素,而是因為華語採用乙類拼音,而甲類拼音在福佬台語與原住民族語中,具有社會優勢與正當性。甲類與乙類拼音無法完全一致才是注音符號在台灣社會不易被羅馬拼音完全取代的真正原因。

再從另一個方向來分析,教會羅馬字系統一直以「羅馬文字」自居,具有強烈反對注音符號ㄅㄆㄇ的色彩。教會羅馬字系統同時也具有鮮明的台灣主體性立場,因此進一步反對1949年隨外來政權來台的ㄅㄆㄇ符號。但也基於台灣主體性與正統語言學(亦即國際音標)立場,不願跟隨中國大陸廈門大學改用閩南語乙類拼音,堅持福佬台語應該用甲類拼音的正當性,這項堅持使華語拼音(乙類)與福佬拼音(甲類)無法完全取得一致,僅能儘量相通,恰恰使教會羅馬字系統又成為國語注音符號ㄅㄆㄇ在台灣繼續流存的救星。歷史是弔詭的。

表六:ㄅㄆㄇ與羅馬拼音未來發展預測(華語拼音固定為乙式)

 

小一用ㄅㄆㄇ

學華語

小三學華語拼音

打電腦

未來ㄅㄆㄇ是否會被取代之預測

全甲型拼音規劃

全甲

全甲

易被取代

全乙型拼音規劃

全乙

全乙

易被取代

甲乙不通型亞型A

母語拼音不相通

母語拼音不相通

難被取代

甲乙不通型亞型B

國語與客語相通

國語與客語相通

客語區亦被取代

甲乙相通型規劃:

 

 

 

1.福佬語區學母語

用教羅或TLPA

用教羅或TLPA。轉換華語拼音有困難

難被取代

2.福佬語區學母語

用福佬甲式拼音

用福佬甲式拼音。轉換華語拼音有稍許困難

難被取代

3.福佬語區學母語

用福佬乙式拼音

用福佬乙式拼音。轉換華語拼音無困難

易被取代

4.福佬語區學母語

用ㄅㄆㄇ福佬注音

用ㄅㄆㄇ福佬注音。轉換華語拼音無困難

難被取代,但福佬注音的接受度會漸漸走下坡

5.客語區學母語

用客語(乙)拼音

用客語(乙)拼音。轉換華語拼音無困難

易被取代

6.客語區學母語

用ㄅㄆㄇ客語注音

用ㄅㄆㄇ客語注音。轉換華語拼音無困難

難被取代,但客語注音的接受度不高

7.原住民語區學母語

用原住民拼音(甲)

用原住民拼音(甲)。轉換華語拼音有稍許困難

難被取代

8.混居區學母語

甲乙各種拼音

甲乙各種拼音。轉換華語拼音有不同的困難

難被取代,但都會區英語需求可能帶來變數

 

8.小結

本文指出如何選用一個符號來表記某個語言的某個音位,亦即「羅馬拼音」問題的關鍵雖然與語音有關,但往往與政治社會心理因素更密切相關。1996年「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建議研究「通用標音系統」,這項建議提出之後,引起激烈的爭議。本文指出這項建議碰觸到五項盤根錯節的問題:1.八十年來注音符號與羅馬拼音的歷史矛盾,2.到底要推行那一套華語拼音,3.華語拼音與母語拼音的複雜介面關係,4.到底要推行那一套母語拼音,5.英語教學與羅馬拼音的關係。其中以華語與母語拼音的介面關係最為棘手,因為牽涉到甲類與乙類拼音的對立,本文主要集中討論這項問題。本文首先討論「通用」的五種可能意義,其次提出「甲類與乙類拼音不必然完全對立,可以儘量相通」的概念,簡稱「甲乙相通型」的思想主軸。接著,檢討「甲乙相通型」所面對的三大挑戰:包括「全甲型」、「全乙型」、「甲乙不通型」。本文指出依據「甲乙相通型」的規劃,儘管華語與客語傾向採用乙類拼音,福佬台語與原住民族語仍可繼續維持甲類拼音,而且福佬台語與原住民族語以及華語與客語之間,仍可達到相當的通用性。最後本文從四種拼音規劃預測未來如果小學一年級無法以羅馬拼音完全取代注音符號,其主要理由並不見得是ㄅㄆㄇ主張者所強調的用注音符號學國語的發音較準確等語音因素,而是因為華語拼音(乙類)與福佬語拼音(甲類)無法完全一致的外在因素,才是注音符號在台灣社會不易被羅馬拼音完全取代的真正原因。

 

註解:

1.「模組」這兩個漢字同時含有「模型(原型)」(model)與「模塊」(module)的雙重意義,但比較接近「模型(原型)」。因為各個獨立自成系統的「模塊」相互搭配時,可以組成功能不通用的東西,例如太空梭的「空調系統」是個模塊,這個模塊可與智慧型大樓結合,但太空梭與智慧型大樓是功能不通用的系統。基於前行政院副院長劉兆玄提出的「模組式拼音」,具有追求「共用音素」的觀念,而「共用音素」本身是沒辦法獨立自成系統的,既然沒辦法獨立自成系統,那就不是所謂的「模塊(module)」,而比較接近「模型(原型)」(model)的概念。總之,「模塊」傾向是具體的工程概念,「模型(原型)」傾向是抽象的理論概念。

2.第一階段的通用拼音並未採取「相對通用」的觀念,整個重點擺在國語、客家台語、福佬台語的乙類拼音之整合。1998年1月在進行台北市街道譯名系統規劃時,歷經三次協調會,最後一次在1998年1月18日於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敦理出版社楊青矗家召開,達成客語與福佬台語乙類拼音的具體共識,1998年1月20日晚上9:00再由當時的台北市教育局局長吳英璋出面召開整合會議,出席者包括楊青矗、范文芳、陳貴賢、劉慧真、吳長能、林時雨、廖常超、黃元興、張春凰、江永進、楊維哲、余伯泉、李清澤、林美容、單德興、魏慶榮、吳英璋等17人,羅肇錦、許極燉、林央敏等57人連署推動。這一次的會議可以說是乙類拼音各系統大整合的關鍵。爾後,福佬台語甲類拼音開始反撲,迫使通用拼音必須面對甲類拼音與乙類拼音之間的複雜問題。19987月甲類拼音教會羅馬字主代表鄭良偉加入通用拼音研究,通用拼音開始進入「相對通用」的第二階段。1998925日李遠哲院長召集通用拼音第一階段整合會議時,通用拼音已規劃「相對通用」的觀念,鄭良偉亦由其學生張學謙代表參加。

3.甲類拼音中最主要的系統包括教會羅馬字與台灣語言音標方案(TLPA)。

4.除了甲類與乙類拼音外,尚有一類甲乙相混的系統,稱為丙類拼音。這類拼音並未整合,具有代表性的主張包括楊維哲(依據2000717日楊維哲提供的資料)、陳昭誠(1995)、陳慶洲、陳宇勳(1998)、林松源(1999)等,如下表:

 

 

          

楊維哲

v   p  b

d   t

q   k   g

j      c     s    z

陳昭誠

v   p  b

d   t

k   q   g

z      c     s    j

陳慶州

b   p  v

d   t

k   c   g

j      q     s    z

林松源

B   p  b

d   t

G   k   g

dz/dg   ts    s   

5.客語拼音在1998年底由甲類的「台灣語言音標方案」轉向乙類的「客語通用拼音」,但客家教會仍保留用屬於甲類拼音的教會羅馬拼音。不過客語教會在客語拼音系統的影響力,一般而言沒有福佬台語教會那麼強勢。1998年台北市政府出版客語通用拼音教材時,亦邀請教會人士一起編輯,因此本文指出客家團體採用客語通用拼音具有一定的共識。

6.乙類拼音各系統非常一致的以「v,q」表記/b/, /g/兩音位,拒絕採用中國大陸廈門大學曾用過的「bb,gg」,背後的意識問題,不能說與台灣主體意識無關。

7.在1999年9月15日台南文化基金會與中研院語言所合辦的福佬台語研討會上,共有實際正從事福佬台語寫作的42人簽署支持「甲乙相通型」的規劃。包括甲類使用者簽署共20人:著名台語文作家黃勁連、董峰政、方耀乾、藍淑貞、許正勳、周定邦、黃文政、朱亦爵、陳正雄、劉珠、黃金汾、張清河、鄭惠英、黃阿惠、陳美雲、蔡秋娥、顏金易、林龍山、蘇景源、曾明泉。乙類使用者簽署共22人:時行台灣文雜誌社長王松亭、作家林央敏、黃元興、江永進、張春凰、沈冬青、何聰明、何子龍、林春生、糠獻忠、吳光基、蕭嫣嫣、吳正憲、蕭碧雲、鄭有舜、李啟明、吳長能、)黃淑惠、張秀鑾、鄭永國、徐興隆、胡秀鳳。

8.依據台語文推展協會會長吳長能先生於1999年在馬來西亞的實際調查。

9.同樣依據台語文推展協會會長吳長能先生(西班牙語系畢業)於1999年所提供的經驗。

10.依據李遠哲院長辦公室函示的信函資料。

11.依據第1作者自1998年7月起與鄭良偉先生多次的交談。

12.例如羅肇錦所編的客語教材。

13.見第2個註解

14.該日出席者包括教羅系統鄭良偉、鄭兒玉、張學謙以及藍淑貞、周定邦、陳金順、許長謨、余伯泉、高慶和、駱美良、董峰政、方耀全等12人,由非教羅系統的9人先簽署推動,後加入許正勳、黃金汾兩人合計11人。魏益民在2000年即將出版的著作亦贊成此主張。

15.這項建議受到的批評是送氣與不送氣之間,沒有全部的一致性,例如董忠司的批評。

16.英語的「tutor」與「orange」分別代表類似的兩個音。

17.例如鄭良偉便曾表示這一點不考慮,楊青矗也不贊同。

18.本文根據楊青矗(1992)辭典,統計福佬語的/zi/類不同音漢字總共有115個,其中華語發音為ㄖ類的共有87個,佔75.65%;其次統計福佬語的/zu/類不同音漢字總共有46個,其中華語發音為ㄖ類的共有28個,佔60.87%。總計161個/z/類不同音漢字中,華語發音為ㄖ類的共有115個,佔71.43%。根據本統計資料,楊青矗其實可以考慮這項問題。

19.注音「字母」於1930年改名為注音符號,強調只是符號,不是字母,不具有取代漢字的定位。

20.從語言政治的角度,獨尊國語有助於過去居少數的國民黨政權統治大多數不會國語的台灣居民;反之,推動本土母語教育有助於大多數的台灣居民不認同國民黨。但民進黨推動母語教育會被台北都會區以國語為主要語言的居民解讀為分化族群,換言之,若是國民黨推動本土母語教育(例如馬英九)大多數民眾會認為是「真心」的,民進黨執政者推動母語教育(尤其是福佬語)往往會被非福佬族群解讀為「別有用心」。然而,國民黨執政者用心推動母語教育者不多,民進黨執政者敢打破常規開始推動母語教育者較多。

21.以2000年總統大選為分界點,原執政的國民黨為舊政府,新執政的民進黨為新政府。

22.舊政府國語會在1999年迅速撥經費給中研院語言所籌備處制訂「ㄅㄆㄇ客語與閩南語」,以便國語、客語、閩南語ㄅㄆㄇ可以通用。但相當困難的國語、客語、福佬語羅馬拼音的通用標音研究,自行政院「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於1996年正式提出後,卻沒有獲得舊政府國語會任何一點補助或鼓勵,準確地說,應只有「壓制」。1999年4月25日在台灣師大舉辦的「注音符號的回顧與展望」座談會上,舊政府國語會更清楚表達「絕對」不能用「通用拼音」,因為一旦國語與母語的羅馬拼音「通用」,ㄅㄆㄇ被廢除的機會大大提高。換言之,舊政府國語會與「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的思考重點並不同,我們在解讀通用拼音論戰的相關訊息中,仍然不能忽略「ㄅㄆㄇ與羅馬拼音」這個基本主軸:台灣的羅馬拼音系統越不一致,ㄅㄆㄇ越不易被取代。

23.過去1998年TLPA的設計就是「福佬、客語、原住民語」一致,「國語」不管。這剛好符合舊政府國語會對國語ㄅㄆㄇ的堅持。

 

引用文獻【中文文獻按照通用拼音ji型的羅馬字母排序】

曹逢甫. 1997. 族群語言政策:海峽兩岸的比較。台北:文鶴。

陳其南. 1999. 文化與語言政策:關於統一音標的爭論。聯合報 4月13日。

陳慶洲、陳宇勳. 1998. 台華字典。自印。

陳昭誠. 1995. 台灣花。自印。

董峰政、余伯泉. 1999. 台語羅馬字的改革與應用:用台南市路牌作例。高雄餐旅學報 2:189-209

董忠司(編). 1996. 台灣閩南語概論。台北:台灣語文學會。

范文芳、余伯泉、羅肇錦、鍾榮富、陳貴賢、魏德文及古國順. 1998. 跨越台灣客語與華語的拼音障礙。第四屆國際客家學研討會。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所。

洪惟仁. 1999. 中文拼音應恢復威妥瑪是式。自由時報 4月9日。

黃宣範. 1993. 語言、社會與族群意識。台北:文鶴。

黃宣範、鄭良偉. 1999. 中央宜討論台華拼音。自由時報 8月29日。

張顯達. 1997. 從學習者的特質談兒童期的第二語教育。當前語文學習問題研討會。台大語言所。

張學謙. 1999. 華語拼音應有台灣特色。中國時報  7月28日。

鄭良偉. 1997. 台語與國語字音對應規律的研究。台北:學生。

鄭良偉. 1999a. 台語羅馬字書面語及台灣社區內標音系統的共通性格。台灣母語文化之

              重生與再建研討會。台南:台南市文化基金會。

鄭良偉. 1999b. 從國際交流需要與台灣母語特性評三套華語羅馬拼音通

           用性。教育部拼音會議,4月6日。

鄭良偉、范文芳、施正鋒、余伯泉. 1999. 台灣不宜採用漢語拼音。台灣日報 7月8日。

鍾肇政. 1990. 我們客家人的分佈。客家風雲 23 : 52-54

江文瑜、余伯泉、羅肇錦、張學謙. 2000. 論台灣拼音:國際性與主體性平衡觀點。漢字拼音系

        統研討會。台北:中研院語言所籌備處。

江永進. 1995. 選擇台文文字方式e一寡準則。台灣研究通訊 5與6合刊 : 40-69。

教育部. 1998. 邁向學習社會。台北:教育部。

李喬. 1987. 自大的鶴佬人,自卑的客家人,自棄的原住民。台灣新文化155-120

李壬癸. 1999. 幾種漢語拼音方案檢討。自由時報 728日。

李遠哲等.1996. 總諮議報告書。台北: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

林生安. 1995. 阿美語圖解實用字典。台北縣政府。

林美容. 1999. 反對「北市」的語言景觀變成「北京」。自由時報 8月29日。

林生安、汪明輝、余伯泉、徐兆泉. 1999. 原住民通用拼音。台北:南天。

林松源. 1999. 研訂拼音系統錯雜談。台灣日報 4月16與17日。

羅肇錦. 1990. 台灣的客家話。台北:台原。

馬昭華(編). 1998. ㄅㄆㄇㄈ與ABCD座談會專輯。台北:國語日報語文中心。

許極燉. 1988. 台語的標記制度與標準書寫法研究。見鄭良偉與黃宣範(編) 現代台灣話研究論文集(頁45-66)。台北:文鶴。

許極燉. 2000. 台灣話通論。台北:南天。

湯廷池. 1998. 台灣語言學的展望:兼談語言學的國際化、中文化與本土化。中央研究院語言所籌備處成立一週年研討會。台北:中央研究院語言所籌備處。

涂春景. 1998. 台灣中部地區客家方言詞彙對照。台北:客家雜誌社。

王育德. 1957. 台灣語常用語彙。東京:永和語學社。

楊青矗. 1992. 國台雙語辭典。台北:敦理。

楊青矗. 1999. 「拼音」何必隨中國起舞。自由時報 7月8日。

楊聰榮. 1997. 文化認同與文化資本:印度尼西亞華語文問題的新發展。第五屆世界華語文教育學研討會論文集。台北:世界華語文教育學會。

余伯泉. 1998. 跨越拼音文字與方塊文字的鴻溝:台灣的羅馬拼音問題。翻譯學研究集刊(台北)

             3 : 189-204

余伯泉. 1999a. 跨越甲類與乙類拼音的鴻溝:論「通用」拼音翻譯學研究集刊(台北) 4 : 281-299。

余伯泉. 1999b. 模組式拼音與通用拼音。中國時報 7月9日。

余伯泉、江永進、許極燉、楊青矗、林央敏、黃元興、董峰政. 1999 跨越福佬台語(乙類)與      

            台灣華語的拼音障礙。大葉學報(大葉大學) 82: 11-22

Mair, V. H. 1996. Modern Chinese Writing. In P. T. Daniels & W. Bright (Eds.). The worlds writing systems(pp. 200-208).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