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管理說明:從200011月直至2001512日曾部長在各種場合與公文書不斷散布,他是「一向按照程序做事」,然而他的所謂「程序」卻令瞭解事實的人都感到十分困擾。因此我們特地請翁金珠委員作證與就事論事談「什麼是拼音政策的程序」。

曾志朗部長的拼音行政程序迷思

    教育部曾志朗部長根據前行政院副院長劉兆玄於1999726日決定要用漢語拼音,來否決新政府國語推行委員會無權決議採用通用拼音的說法,引起了一些爭議,因為曾部長從「行政程序」的角度來處理拼音政策問題,認為行政院如要改變「漢語拼音」的政策,應該給他一個新的指令。然而根據筆者於1999916日與劉兆玄副院長會商拼音政策所達成的三點共識,曾部長的所謂「行政程序」說法有待商榷,而且語言拼音政策的形成宜由我國最高常設專業委員會作為「形成機制」。

    前政府對於中文音譯政策從「注音二式」、「通用拼音」、「漢語拼音」一直無法做最後決定,劉兆玄前副院長19997月曾提出「模組式拼音」的構想,期能包容本土語言,概念上其實幾乎就是「通用拼音」。當時,筆者多次特地拜訪行政院副院長劉兆玄,最後一次拜訪是在1999916日,面交14位縣市長不贊成採用漢語拼音的簽署文件給劉副院長,劉副院長也從善如流,並達成三點共識,包括,1.拼音政策尚未到最後決定階段,未來將透過更深入的討論與整理再決定;2.由教育部針對民間質疑的違反形式正義與實質正義提出說明;3.未來拼音政策之形成機制,將由教育部另組一專案小組進行討論,針對「模組式」進一步討論其可行性,並必須兼顧四大原則,即「國際通用性」、「資訊流通便利性」、「國人使用之習慣性」、「顧及小孩的學習方便性」,形成具高包容性的拼音政策。

根據上述第1點共識,曾部長以所謂的「行政程序」來推翻我國語言政策最高常設專業委員會的決議,是有待商榷的。因為前政府行政院對拼音政策已經有新的指令與改變(另參見行政院200015日給教育部的公文)。關於共識的第2點,前教育部一直未針對民間的質疑提出正式說明,一直拖到總統大選結束。至於第3點共識,當時筆者曾建議通用拼音研究小組提出更具包容的系統。通用拼音研究小組隨即在199911月修訂一次,提出可以整合漢語拼音與注音二式的「台灣華語通用拼音」系統,這個系統也就是2000916日國語會通過的正式系統。通用拼音研究小組也在2000325日中研院舉辦的拼音學術研討會上,針對上述第3共識的四大原則提出比較分析。至於「台灣華語與母語相通」的部分,經過通用小組四年多的努力,只剩下最後一個階段。教育部在給行政院的公文中提及,通用拼音在客家語與閩南語部分:「均尚未完成」,恐怕是提供錯誤的訊息給行政院。

根據200011月跨黨派小組所形成的國家認同共識,「台灣華語通用拼音」其實基本上具有「整合統獨等各種意識型態,凝聚中華民國台灣的國家認同意識之設計」。例如1998年初台北市政府通過通用拼音政策,當時陳學聖、李慶安、秦慧珠、費鴻泰等國新兩黨市議員都沒有反對通用拼音。又如1999年陳學聖、李慶安、秦慧珠等立委也都簽署支持通用拼音的政策大方向。2000年拼音爭議演變為對新政府的意識型態批評,其實是對通用拼音真正的設計理念的一種扭曲與不公平。

最後,筆者與劉兆玄副院長在1999916日會談中還有另一項共識:避用「漢語拼音」名稱,採取一中性名稱。「漢語拼音」這個名詞基本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正式專有名詞,只要我國改了任何其中一小項,那麼就不能稱之為「漢語拼音」,因為「漢語拼音」這個名詞的標準只能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制訂,任何別的國家與政治實體不能越俎代庖制訂「漢語拼音」這個專有名詞的標準。為了避免淪於意氣之爭,通用拼音小組的人也接受這項共識。

 

                              立法委員翁金珠 2001/05/16